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是这家洗衣厂 的客

点击次数:170   更新时间2019-04-21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《洗染业管理办法》第十八条规定,“医疗卫生单位的纺织品洗涤应在专门洗涤厂区、专用洗涤设备进行加工,并严格进行消毒处理。专家表示,沈阳这家洗衣厂的存在,反映出目前医用织物的外包洗涤处于无人监管的失控状态,这在全国带有一定普遍性。

  不挂牌照、没有字号,院子里鸡飞狗跳,操作间尘土遍布,各种医用织物混洗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从三甲大医院到民营小医院,沈阳十余家医院的医用织物都在这样一家“黑作坊式”的洗衣厂进行清洗。

  在沈阳市怒江北街20号皇姑热电厂的几根大烟囱下,一个楼梯歪歪斜斜、陈设杂乱的二层简易楼中,藏着一家小作坊式的洗衣厂,专门洗涤各种医院织物。

  走进洗衣厂,记者看到,场院中横七竖八地停着数辆货车,院墙下摆了一排鸡笼,里面有数十只黑灰色的活鸡。不远处还有两条大狼狗,见有人走近狂吠不止。

  洗衣厂就在一楼的三间操作间内,占地约数百平方米。墙壁污渍斑斑,操作台到处落满灰尘,一团团白大褂、床单、病号服、手术衣等随意放在锈迹斑斑的铁篮中,有些直接堆在地上。

  医用物品含有药渍、血渍、病原微生物等,洗涤或消毒不当容易造成交叉感染。国家卫计委出台的《消毒技术规范(2002版)》规定,病人衣被和医护工作人员的工作服必须分机或分批洗涤;洗衣房的工作台面、地面需保持清洁;污染区工作人员工作时必须穿工作服。在医疗织物的专项洗涤规定尚未出台的情况下,目前,该规范适用于医疗机构织物的消毒,对消毒标准和洗涤环境提出要求。

  而记者在这家洗衣厂看到,三间厂房里有6台烘干机,2台大型熨烫设备,数台洗衣机中只有一台正在运转。几位中老年女工有的穿着白大褂,有的穿着家常服,徒手熨烫医用白大褂。一位穿着家常服的中年男子在搬运未清洗的医用织物。记者发现,操作间污、洁通道没有分开,手术室衣物、垫巾没有单设的洗衣机,洗完叠好的织物很少包装,被随意堆放。

  记者在这家洗衣厂看到,正在熨烫的白大褂中,很多都绣有沈阳一些医疗机构的字样,一些白褂胸前有绿色的“省医院”字样。

  沈阳市卫生监督所传染病监督科科长刘显辉告诉记者,这家洗衣店名为沈阳宏大信洗业有限公司。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该公司2010年11月在沈阳于洪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。刘显辉说,截至2014年底,沈阳仅市属医院就有四家在这里洗涤医用织物,并向监督所出示过该公司的营业执照。

  而为这家洗衣房提供机械设备的一名供货商告诉记者,据他了解,沈阳目前仅有这一家专门接受医院用品的洗衣厂,包括几家三甲大医院在内,沈阳十几家省属、市属的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会把床品、白大褂、手术衣等送来。

  这名供货商介绍,洗衣厂的老板原先在一家公立大医院承包洗衣房,后来自己开了这家洗衣厂。洗衣厂并没有购入消毒设备,洗涤过程中靠加入消毒粉剂消毒。据他所知,洗涤医院用品比洗酒店、美容院等床上用品的利润高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是这家洗衣厂的客户。该院是一家三甲医院,拥有国家级实验室和多位国家级名医,是全国某学科科研基地之一,在患者中口碑良好。一位院办工作人员表示,对于记者提出的相关采访要求,会向院领导汇报。记者再次致电时被告知“院领导还没有回话,稍后会回电”。然而截至记者发稿,医院仍无回复。

  一名三甲医院医务人员介绍,从成本核算的角度来看,很多医院没有经济实力设立消毒中心,也不愿养相关设备和人员。“目前中国没有社会化的消毒中心,逼得一些医院只能跑到小作坊去洗。”

 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大医院建正规专业的医用织物和器械用品消毒供应中心,需投资近1亿元,医院除了在后勤部门设立洗衣班,还需设置院内感染管理控制部门来监督检查。

  由商务部、工商行政管理总局、环境保护总局制定,2007年实施的《洗染业管理办法》规定,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洗染企业的登记注册,环保部门对其环境违法行为进行监管。

  辽宁省卫生监督局传染病监督科主任吴晓熙表示,目前,国家没有明确规定医用织物外包洗涤的监管方。卫生监督部门的监管权限仅限于医疗机构自设的洗衣房,对社会上的洗涤机构没有监管权。

  《洗染业管理办法》第十八条规定,“医疗卫生单位的纺织品洗涤应在专门洗涤厂区、专用洗涤设备进行加工,并严格进行消毒处理。经消毒、洗涤后的纺织品应符合国家有关卫生要求。”吴晓熙说,管理办法中的“有关卫生要求”并无具体内容,可提供参考的《可重复使用的医用织物洗涤消毒技术规范》还在制定中。

  专家表示,沈阳这家洗衣厂的存在,反映出目前医用织物的外包洗涤处于无人监管的失控状态,这在全国带有一定普遍性。医用织物的社会化洗涤相关法律法规相对滞后,且不够细化,亟待完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