甚至比网上还要好看

点击次数:144   更新时间2019-06-14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上周末,城南的某商场内,一场汉服集市热闹十足。红墙绿瓦前,是绿竹掩映。几位身着明朝长比甲,戴着精美头饰、手拿苏扇的女孩,对着镜头言笑晏晏,引来众多人的围观……现场姑娘们所穿的汉服,都是由80后女孩刘玲及同事所做,其中每件汉服从选料、打版、裁剪、辅料加工等都是手工制作而成。

  14年前,当外界对于着汉服并未如此接纳的时候,原本读建筑设计的刘铃踏入汉服这个行业,从单打独斗做到如今初具规模。如今回忆起一路走来的过程,她哭了,她说,“这一路有太多感慨,现在看到有这么多人喜欢汉服,真的很欣慰。”

  2005年,20岁的刘铃在重庆大学读建筑设计专业。跟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,她喜欢漂亮衣服,专业的原因,她也喜欢裁裁剪剪。后来,她了解并喜欢上汉服,并加入学校汉服社团。汉服社团的团员怎能没有自己的汉服?嫌网上的汉服不好看,她开始找了一位做时装的裁缝来做汉服,自己的想法加上裁缝的做工,成品竟然很不错,“穿在身上身边的朋友都觉得好看,甚至比网上还要好看,就拜托我帮他们做。”

  随着她的审美被越来越多认可,颇有经营头脑的刘铃,请了一位手艺纯熟的师傅,一起打造一家工作室,为越来越多的人定制汉服。而这,就是如今在汉服界小有名气的“瞳莞”汉服的前身。也在这段时间,她一边负责接待顾客,一边学习面料、打版、裁剪,以及不断的学习与汉服相关的知识。当被问及她自己做的第一件汉服是什么时?她笑言,“是一件曲裾深衣,那两年比较流行的电视剧《汉武大帝》,当时就觉得他们穿得很端庄大气,就去模仿着做出来。”

  虽然并非从事服装设计,但让刘铃觉得高兴的是,自己所学的建筑设计专业,对汉服制作其实也颇有帮助。毕业后,刘铃在建筑设计与汉服中,毅然决然选择了汉服。她说,“没有为什么,就是跟着自己的心走”。

  几年前,刘铃结婚,将工作室从重庆搬到了成都。经历升级做母亲后,她于2017年将工作室升级为公司,决心将汉服当成长久的事业来做。事业越做越大,要管的事情也越来越多:跑工厂,培训打版师……忙得不可开交。她说,其实理想的生活应该是这样的,“每天画稿子,做样衣,跟更多人分享汉服”,而目前在做的事情,却跟理想生活有一些距离。

  虽然忙于公司发展,刘铃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做汉服了。但当她拿起布料熨烫、整理纱向的时候,很多的记忆都涌上脑海。汉服的制作过程复杂,周期较长。从设计样式,到花纹配色,到打板、剪裁、缝纫和样衣修改,一件衣服的制成,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有时为了设计一个花纹样式,她需要查阅历史留传的记载,翻阅资料去追溯源头。

  当天,她要做的是一件竖领对襟衫,“这个款式的上衣虽然下摆弧度大,但是比较短,便于制作。”将打版单放置在一旁,用尺与划粉在布料上标记出尺寸,不到几分钟,这件竖领对襟衫的衣体部分就已画好。只见她拿起剪刀,沿着画好的线剪下。接下来,两片接袖也用同样的方式裁剪完成。此后,只需要再做好领片、系带或缝扣子,并进行缝合、整烫、针工。一件简单的汉服就做好了。

  说起来似乎有些简单,但做起来却并不容易。“就拿扣子来说吧,传统的认知汉服交领右衽,是系带的,但汉服其实也有扣子,包括金属扣或布扣。如果穿的是汉服的礼服的话,扣子一般会用金属扣,缝得漂亮就很重要。我们的汉服所有的扣子都需要藏线的,没有一根线头在外面,甚至出针和入针都要在同一个地方,这样看起来线迹整齐,不会太凌乱。”刘铃说,这样缝下来,一个熟练的师傅一小时仅可以做两件衣服的扣子,“七颗左右”。

  顶着名牌大学的王牌专业毕业生的光环,刘铃决定去做汉服的举动,让父母很是不理解。“父亲在我的工作室来看过,看见我给顾客量身、确定尺寸、挑选面料,他是心里有点难受的。在之前,我一直是他的骄傲。”

  当时,外界对于汉服的接受度,并没有那么高。用刘铃自己的话说,“那时穿出去是需要勇气的”。走在路上,她听到过路人这样的调侃,“小姑娘,你是不是要去唱戏啊”?心情好的时候,她会耐心的解释,“这是汉服,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。我们的服饰不是只有旗袍、马褂、不是只有肚兜,还有汉服。”

  毕业一年后,刘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让自己的店在重庆打开了知名度,她甚至用自己做汉服赚的钱,帮家里开始还房贷。看到自己过得越来越好,父母也从不理解变成支持,“我的父母也是做服装的,他们后来会帮我建议工艺细节,选择面料甚至帮我议价,给我建议工作室如何运营。”

  刘铃自称自己是典型的双子座,生活中可以很宅,但谈起喜欢的事情时,她会很愿意去分享和倾诉。在说起汉服的剪裁,说起最近上新款式的样式及面料时,她的眼睛似乎在发光。而采访最后,她谈到这14年与汉服携手的点点滴滴,五味杂陈,眼泪一下涌了出来。

  4月初,在西安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华服日,是很多汉服从业者与爱好者的盛会。华服日的大秀上,数百套汉服亮相,其中,也包括刘铃所在的瞳莞汉服。“现场主办方招募来200多个模特,他们自费前来,顶着30多度的高温,每天排演到深夜……”。这种很多汉服爱好者为了一件事去努力的感觉,让她很感慨。事实上,她14年前从未想过,汉服会像现在这样,受到社会各阶层的认可和喜爱。

  当晚,秀场的最后一个品牌压轴亮相。“那是一家做中国风的品牌,去过米兰时装周和巴黎时装周”,刘铃跟同行交流的时候,语气中有羡慕,也有期待。“那时候我们也觉得也许有一天,我们自己的汉服也可以走上国际时装周。天地广阔,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去做。”

  14年前从未想过,汉服会像现在这样,受到社会各阶层的认可和喜爱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自己的汉服也可以走上国际时装周。天地广阔,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去做。”

  从设计样式,到花纹配色,到打板、剪裁、缝纫和样衣修改,一件衣服的制成,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有时为了设计一个花纹样式,她需要查阅历史留传的记载,翻阅资料去追溯源头。

  “汉服所有的扣子都需要藏线的,没有一根线头在外面,甚至出针和入针都要在同一个地方,这样看起来线迹整齐,不会太凌乱。”刘铃说,这样缝下来,一个熟练的师傅一小时仅可以做两件衣服的扣子,“七颗左右”。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