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的手机全部上交

点击次数:154   更新时间2019-05-21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从服装加工企业到运营服装品牌转型,青岛红纺集团可谓是相当完美的典型,这在全国的同类企业中,找不出几家。目前“大嘴猴”Paul Frank、“盼酷”Pancoat、“皇家薇薇”Royal Velvet、“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”MLB、“卡瓦干”Cavagan、“中国娃娃”PUCCA等,均是红纺集团旗下品牌。集团每年销售产品多达1000万件,除了占60%的服装外,还有毛绒、玩具、配饰、床品、鞋子、文具共3万多个品类。

  作为企业掌舵人,董事长郑博深知创业的不易,更知今日的成功转型背后,蕴藏着多少谋略和努力。“我们一直在寻找更多的品牌,走兼并收购的道路,我们还要拥抱互联网,拓展网络销售渠道,未来还要上市。”面对未来,郑博有着清晰的规划。

  “奥运会”和一家纺织品生产企业有多大关系?对于红纺集团来说,“奥运会”不只意味着转机,更教会了“老大”郑博太多当时在中国企业学不到的东西,那就是“知识产权”,2008年北京奥运会便是中国最大的知识产权。

  大约是在2001年,也就是红纺集团成立的第二年,郑博与一家国有制企业进行了一次合作,过程并不顺利,因为指导意见错误的原因,产品没有按照要求完成,造成了几十万元的损失。“对于一个刚起步的企业来说,这不是个小数目。在责任划分上,应该是对方六成,我们这边四成,但最后我承担起了几乎全部责任 ,只象征性收取了几千元费用 ,合作伙伴非常吃惊,压根没想到我责任全揽下来。”从那以后,这个国企和红纺集团没再联系。

  直到2005年,这家国企的合作者找到了郑博。“对方说有个很大的合作,这项合作对工厂产品品质要求很高,对公司信誉要求更高,项目内容是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制作吉祥物以及相关的服装、配饰、玩具等。”当时奥运会吉祥物并没有发布,这就意味着对工厂的保密要求达到了国家级,签署保密协议是必须的。

  “当时很有压力,不过我还是承接下来了,连续3个多月,工厂几乎处于只进人不出人的状态,所有人的手机全部上交。”郑博清楚记得,2005年11月11日,奥运会吉祥物“福娃 ”正式发布,当晚12点吉祥物在专卖店开售,红纺集团完美交上了答卷。

  “从奥运会里得到了什么?是金钱 ,是荣誉,这些都有,但我觉得最关键的,是奥运会带给我的品牌理念。”的确,作为全球级别的盛会,奥委会和奥组委里人才济济,并且对奥运会产品的把控极为严格,从知识产权、产品规范、授权生产、店面建设等各方面,都给郑博带来了完整的理念。“规范书就有几百页,有两个手指那么厚,那时候我才清晰意识到,原来品牌才是产品的核心,必须得从生产向品牌转型。”奥运会给红纺集团的转型之路,提供了最大的契机。

  做品牌转型,在哪里?在青岛吗?当时郑博思考过这个问题,他认为青岛作为二线城市,并不是发展品牌之路的最佳城市,而上海作为全球性的经济金融、时尚潮流中心,人才济济,有绝对的优势。

  上海公司成立初期只有11个人,办公室面积无法与现在媲美,不过员工也都是来自各界的精英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很多朋友并不理解郑博的做法。“他们就说,你不老老实实抓生产上设备,搞什么转型,不务正业!还有人打我电话不通,以为我跑路了,真是让我哭笑不得。”

  最关键的是,从青岛到上海,南北公司文化的差异,以及从家族企业到股份制企业的转变,让郑博很不适应。“没办法,当时我找过很多朋友入股,但是鲜有人参加,直到后来品牌成名了,他们才反应过来。”在郑博和团队的努力下,2009年之后,上海分公司在品牌的带动下飞速发展,而且签下了多个知名品牌的授权,分公司也越开越多。“任何一个分公司都是独立运作的,他们之间互不影响,为企业发展提供了最扎实的根基。”

  由于企业开始从生产到品牌的转型,郑博投资几千万元,在即墨总公司内成立了检品公司和物流公司,从生产 、检品、物流等环节,红纺实现了完善的链条,为红纺未来腾飞奠定了基础。

  2008年转型之初,选择从哪种品牌切入十分关键。“2008年之后运动品牌逐渐饱和,几乎每个人家里都有那么几套运动服,我看好潮流品牌,将是未来市场的主节奏。”郑博与大嘴猴PaulFrank 签订了合同 ,获得了大嘴猴在大中华区唯一代理商授权,也就是说,消费者在市面上见到的正品大嘴猴产品,全部是红纺旗下公司来运作的。“我们的产品主要针对80后和90后的消费者,当然也有卡瓦干高端定制品牌。”

  郑博坦言,面对市场上的仿制品,他并不感到担忧,因为潮流时尚只有引领者才是最核心的,“邯郸学步”的人,只能跟在别人后面,就算是同样的品牌,可能这个企业能做成,其他企业未必能成,毕竟企业原型不一样。

  “品牌价值看不见摸不到,这种文化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,韩国通过韩剧输出文化,日本通过动漫输出文化,美国电影最厉害的也不是票房,而是品牌文化。对于服装来说,世界的核心是法国、意大利,中国创造依然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,大约需要5年至10年的时间,中国品牌才能在世界上站稳。”而郑博现在做的,正是培养这样的国际化团队。在公司股东里 ,有美国、意大利、韩国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的,设计师团队也是来自世界各地。“整合世界上的优质资源,我们的目标是走在国际的前沿,就连我们公司的第二语言都是英语,虽然我自己的英语不咋样,但其他人的英语都‘杠杠滴’。”郑博笑着说。

  现如今,红纺旗下的品牌每年都会开服装发布会和订货会,场面相当火爆。“我们的发布会一年共有十几场,每场的投入都在几百万元,在这些发布会现场,大家会看到明年最流行的款式和颜色;当然,我们的订货会也相当壮观,有些订货会额度甚至能达到六七亿元。”

  每个品牌都不能无限放大,否则就会把品牌给“做坏”,这是郑博的理念。“所以未来寻找新的品牌,寻找新的提升点,培养忠实的粉丝,这要比盲目扩张原有的‘盘子’更重要。总结起来,就是找品牌、选人才、做投资。”

  “很多人喜欢用朝阳产业、夕阳产业这些词儿,在我看来,每个行业都是朝阳行业,比如服装就是在不断发展中的,只要走在最前沿,那就是朝阳的,朝阳的产业在一个带头人的引领下,总会找到出路,所以我非常看重总裁这个人选。”另外,网络之路势在必行,尤其是网络销售如此火爆的情况下。“我们的网络渠道公司已经在杭州成立,我打算为互联网单独成立一个品牌,并赋予互联网独有的文化,外加实体旗舰店为辅助,这样的话就不会担心其他实体店与网络渠道冲突了。”

  在坚持做品牌的同时,郑博还在考虑跨界营销。“品牌为什么不能跨界?与服装有关系的时尚,我都可以做,品牌可以做成全品类,比如冰激凌店,未来很有可能开进服装店,同属一个品牌。”郑博说,从企业到资本,还有一段路要走,而他打算将公司全部整合在一起,为未来在中国香港上市做准备,而目前有很多国际机构正“排队”与红纺谈合作。

  记者:前面您说“感恩”两个字,我的感受和您一样,人只有学会“感恩”,才能够知足常乐,才能有更广阔的空间发展。我看办公室上面还挂着“舍得”墨宝,你是怎么看“舍得”的呢?

  郑博:我们在上海才几年,就已经超越了很多发展了十几年的公司,在很多人看来,我们几乎是一夜之间成名,这已经成为很多商学院经典案例。说实话,比我有文化、有智慧的人有很多,我英语一点都不会,我不如他们。我开玩笑和总裁们说,你们失业了,会有公司出高薪把你挖走,我失业了,啥都不是。人最大的智慧是懂得舍得,懂得感恩,无论做什么行业,都能做好,懂得吃亏外加上点“精明”,那就叫智慧了。

  我这个人不小气,也和很多山东商人一样,不太习惯把很多事儿算得那么明白,只要大面儿上、大方向上我管管就行了,其他细节自然有其他公司老总负责。对于员工方面,我们每年都会颁发阳光品牌奖、阳光普照奖,就是每个到场的员工,都会有奖品,当然这些奖品或奖金都很丰厚,目的就是让员工能够享受到企业发展带来的福利。我也不喜欢做短线“投资”,更喜欢做“长线”,只要发自内心、真诚地去做一些事情,去帮助一些人和事,得到的回报会很大,在付出的过程中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快乐。

  记者: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做慈善,我之前听其他朋友讲过你的事儿,他当时在QQ群里吆喝:“农民手里有2000棵滞销的大白菜。”当时你就在群里买下来了,后来他才知道你的身份。还有一次订货会,你提议将海参全部撤掉,换成5万元用来捐款,你是怎么看待做慈善的?

  郑博:对于我来说,这些都是随手的事情,不足挂齿。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做慈善,红纺集团也不例外,不过红纺力求让慈善做得更有条理些,并且做得更让人放心。以前做慈善我是没有详细规划和记录的,这钱去哪里了,最后也没有统计,公司以前慈善基金,只是对员工内部的,一年下来也不少钱 ,但都没有形成规模。但今年我们成立了一个宏博慈善基金,最近省里刚审批下来,我们每年会拿出500万到1000万做慈善事业,在专人的管理下,医疗、教育等很多方面都会享受到这笔基金。另外,在基金会里担任职务的人都没有工资、没有费用,每年都会公开,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基金很透明。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